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包租婆开奖结果 > >

我看“山梁雌雉”

归档日期:05-11       文本归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儒家之说,处处针对人性。人性有天然向恶的本能,爬树尽取鸟卵并倾覆其巢,是许多男孩子都干过的事。所以儒家下此禁令。而人性也有天然向善的倾向,比如我在少儿时,就深怜鸟类,我想捉住它们,只为爱抚其羽;我深恶爬树覆巢的顽童,我也想爬到鸟窝那儿,为的却是向鸟类表达我的好奇和友好,并希望它们能不惊不飞,亦以友朋之目看我,正如庄子在《马蹄》中所描绘的“至德之世”:“鸟鹊之巢可攀援而窥。”

  高僧弘一法师的弟子丰子恺画有《护生画集》漫画,其中有一幅《雀巢可俯而窥》,画的正是两个小孩儿看巢中雀儿孵卵,人鸟相安好,真令人悲欣交集。谈起环保,儒、道、释三家,都是有着共同语言的。

  所以我相信孔子脸色一动,绝对没有包含取其卵并啖其肉的信息,只是一脸喜欢的样子,所以那群野鸡只飞到一小段距离一点点高度,就又飞下来集于灌木之上了。它们判断孔子这拨人是能让它们产生安全感的,实际上它们也飞不高,它们的飞翔能力并不比家鸡要强多少。

  雉们“翔而后集”,孔子乃有“时哉时哉!”的赞叹。其实这种赞叹打从看见雉们的第一眼起就有了。这“时”字当中所包涵的信息就非雉们所能理解的了。“时”字屡见孔孟经典,是先儒学说中一个很重要的理念,有顺乎自然、合乎时宜、见机而行、并把握住了时机、既讲原则又有灵活性的抉择艺术,以及“从心所欲不逾矩”的积极自由状态,还有万物皆处于美好时光中的理想和乐景象……乃至于孟子总结孔子就是“集大成”的“圣之时者也”。

  “时哉!时哉!”是赞叹,有欣慰,也有歆羡;是共鸣,也有失落。饮啄在我,丰俭满意;可飞则飞,下上其音;鸣求其牡,可处而处。不必周游求官做,路到尽头彩云归。失之庙堂,得之杏坛。时乎?时哉!

  紧接着便是“子路共之,三嗅而作”。子路便朝那群雉行拱手礼。子路向来对于孔子的话,是百分之百地响应践行,可惜往往又不能百分之百地领会老师的深意。此时,肯定也没有完全领会老师的“时哉”之叹,只一听是表扬,便也紧跟着拱手致敬,很喜剧。更喜剧的是,那群雉这回却不通子路之情,惊疑而视者三,终于拍翅飞走了。子路生得实在粗猛,又往往“色勃如也”,难怪鸟儿不信他。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孔子单赞“山梁雌雉”,不单赞雄雉,也不单称雉?按说雄雉华丽耀眼,更有被赞美的理由。有人也发现这个问题,解说称,儒者是教人阴柔的,所以孔子单把自己的思想感情赋予雌雉,而不提雄雉,雄雉好斗,儒者不取也。另,君主和国王称雄呢,孔子也不敢自比雄雉。雌雉得其时,也足见它们讨得了雄雉的欢心,求偶成功,正可喻作为士的儒者终从国君那里求仕成功,从此可以大展鸿图了。这样解说倒也合乎逻辑,但终于有点拿肉麻当有趣。

  孔子看见野鸡的事见诸《论语乡党》最后一章: 色斯举矣,翔而后集。曰:“山梁雌雉,时哉!时哉!”子路共之,三嗅而作。 儒家之说,处处针对人性。人性有天然向恶的本能,爬树尽取鸟卵并倾覆其巢,是许多男孩子都干过的事。所以儒家下此禁令。而人性也有天然向善的倾向,比如我在少儿时,就深怜鸟类,我想捉住它们,只为爱抚其羽;我深恶爬树覆巢的顽童,我也想爬到鸟窝那儿,为的却是向......

本文链接:http://enbir.com/zhi/6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