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包租婆开奖结果 > >

绘画史上有哪些杰出的画动物的画作和画家?

归档日期:09-07       文本归类: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对这个问题很感兴趣。恰好最近在整理一些关于雉鸡类的绘画作品,手上有些素材。我看有的答主给出的是中国古代的绘画作品,有的放出的是西方博物学家的作品,我想来一个“中西合璧”,从雉鸡这个角度,把中国的和西方的写实作品放到一起(写意的暂不论),其间艺术上、文化上的合与分,大家自能感受。

  下图:宋徽宗著名的《芙蓉锦鸡图》,画面上压在芙蓉上面的是中国著名的美丽物种“红腹锦鸡”,要说长得富贵,它应该是锦鸡里第一。当然,这种院体工细的画,是不是徽宗亲笔,个人觉得可能性不大,大概是宫廷画家细心描摹,徽宗也就题个款吧。

  下图:同样是表现红腹锦鸡,元代王渊的《花竹锦鸡图》。雄鸟立于岩石之上,神情傲然,雌鸟回望,半身隐没。画家还弄了根竹笋把画面一刀两半,故意犯忌,有点意思。

  中国还有一种漂亮的锦鸡,白腹锦鸡。这是查尔斯·弗雷德雷克·图尼克里夫(1901·1979)的水彩画:

  下图是加拿大动物画家Robert Bateman的画,喜欢动物画的人应该对他不陌生。这幅画的构图也很有意思,动物偏在一边。

  中国锦鸡的可称奇观的尾羽给西方人深深的印象。在很长一段时间,西方博物学家都以为中国人画的红腹锦鸡、白腹锦鸡是虚构的动物,因为它们看上去太美太不真实了,直到他们真的亲眼见到。下图:西方博物学家的绘图。

  下图:中国当代工笔画大家俞致贞的白腹锦鸡作品,虽然我不喜欢这种过于富贵的画面:

  下图:京剧里人物头上两根最长的鸡毛,就是白冠长尾雉的尾羽。挑一张查尔斯·弗雷德雷克·图尼克里夫的水彩画:

  还有这一种,中国特产鸟类,白颈长尾雉,据说此鸟几乎不叫,实为少有。图尼克里夫把两种长尾雉最明显的特征“长尾”表现得很好:

  下图:没能找到有关长尾雉的中国古画,手头正好有一张现代工笔画大家俞致贞的长尾雉作品,黑喉白颈,白颈长尾雉无疑:

  马鸡属是中国很有特点的几种雉类,一共有四种,可算是很有“中国特色”了。在北京动物园一进门,有个“雉鸡苑”,里面恰好可以看到四种马鸡,这是我前一段时间去拍的照片:

  先说右下角的褐马鸡,因为它最珍贵,曾经广泛分布在华北地区。古时有在将士的头盔上插褐马鸡尾羽的习惯,利用褐马鸡勇猛好斗的性格,寓意将士奋勇杀敌。清代官帽后面的“花翎”,也是用孔雀尾羽和褐马鸡尾羽做的。没有找到有关褐马鸡的古画,上一张法国(?)人古尔德的手绘:

  再说右上角的蓝马鸡,没找到中国古画,仍是图尼克里夫的水彩作品,蓝马鸡让他处理得仿佛温柔无比:

  至于白马鸡和藏马鸡,我看有的材料把我拍的白马鸡叫做藏马鸡,而并没有单列藏马鸡一个种,不知道具体情况,期待专业人士辨明。

  各种“野鸡”里面,中国人画得最多的,可能还是这种“标准”的野鸡——环颈雉。一看到它,好多人第一反应是好吃,大补,野鸡的养殖在全中国都很有规模,野鸡给人带来的收益不少,当然养殖这东西有好年头也有坏年头,现在不少养野鸡的的确只是亏本,这个就不细说了。说说“野鸡”这个词吧。据古书说,汉高祖刘邦的老婆,也就是著名的“吕皇后”,本命叫“吕雉”,汉人为了避讳,就把“雉”叫做野鸡。来看古画中的野鸡:

  下图:元代王渊的《桃竹锦鸡图》,好像又名《山桃锦鸡图》,山桃和桃的叶子不一样,不过这张画看不出来。再看野鸡,雄鸟很舒服地理毛,雌鸟藏得很巧妙,而且突出了空心的石头。

  注意那只苍鹰,它不是站在枝头观望,它身体前倾,两翼略张开,好像要蹬腿,这是马上就要起飞了。但是猛禽从盯上猎物直到抓到它,不管怎么飞,眼睛是一直盯着猎物的。李迪肯定是细心观察过鹰,要不然这种活态,真画不出来。

  右下角那个低着头嗖嗖跑的是什么?没错,野鸡。画家在一个对角线的两端,巧妙地安排了苍鹰(好像还是只母的,公苍鹰抓大野鸡有点费劲?)这个捕猎者和环颈雉这个猎物。猎物看事情不对,低着头嗖嗖地跑。这里好就好在野鸡发现鹰以后不是飞起逃窜,而是低头往草丛深处跑,把野鸡的习性表露得非常到位,也让画面多了一份张力。李迪是很擅长画动物的画家,看这个逃命的野鸡,画得多好:

  老举图尼克里夫的例子,因为他真是要什么有什么,方便。中国古画里面的禽鸟都是活的,如果谁画了个死的,其他人估计也就笑死了。但是,西方古代画家的绘画里面涉及到的环颈雉(其实其他动物也差不多),大多是照着死去的尸体做成的标本写生,反倒是科学家,也就是博物学家的笔下有点活鸟。下图是17世纪尼德兰的野鸡画:

  单独把白鹇拿出来,是因为正好手头有一张,而且这个鸟在各地的动物园算是比较常见,大家容易看到,雄鸟非常素雅美丽。下图是北京动物园的白鹇:

  下图:明代画家周之冕的《杏花锦鸡图》现藏于苏州博物馆。整幅画的“势”是向上的,雄鸟的尾羽不好放,干脆就撅屁股吧:

  白鹇身上的白色、红色与周围植物的白色、红色相得益彰,色彩上是和谐的。估计他当时挑这两个东西组在一起,有这方面的考虑。

  说到孔雀,其实也是一种雉类,算是一种非常非常美到极致几乎夸张的“野鸡”了。古今中外,画孔雀的太多了,随便举几个例子:

  下图:前几个都是绿孔雀,这个是蓝孔雀。蓝孔雀在动物园也比较常见,现在养殖的很多,已经上了餐桌了:

  角雉类是中国特别特别有特点的一群美丽的野鸡,现在不少动物园都有,下图是北京动物园的黄腹角雉:

  在古画里面,表现角雉的不多,这是元代王渊的《竹石集禽图》,上面的当然是蜡嘴雀,下面的却是黄腹角雉:

  他还画了小鸡仔,很喜欢上面的题诗,“白日千年万年事,待渠催晓日应长”,就像叶芝在那首诗里说的:小宝贝,愿你慢慢长大吧:

  结语:野鸡家鸡,除了吃之外,还可以拿来画画,不是无聊至极,而是文人雅兴,或者科学研究,甚或民族复兴的渴望。

  PS :根据题主的问题,还想说说雀类、鸭子、猫狗、虎豹、鱼虾螃蟹,结果一个鸡说这么半天,太累了,那些东西哪天单开一栏吧。另外,就算是野鸡,上面也是有说到的有没说到的,有找到图的有没找到图的,如果哪位行家在这方面可以提醒几句,点出几张更经典更精彩的图片,本人也是不胜感激。

本文链接:http://enbir.com/zhi/14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