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包租婆开奖结果 > 海鸥 >

北京爱尔丽美容院被爆 198万海鸥针竟是人体激素

归档日期:05-08       文本归类:海鸥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消费之前需要注意哪些“陷阱”?诱导消费者的话术和骗局都有哪些?黑猫投诉平台帮您避开这些消费障碍,保障您合理的投诉需求。【点击投诉】

  《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调查发现,有的医疗美容机构为规避监管,诱导消费者前往境外进行所谓的“干细胞美容治疗”,并在境内完成后续疗程。一旦发生纠纷,美容机构的说法不一。消费者花费不菲的治疗费用,但究竟做了些什么治疗项目,似乎成了难解的谜。

  干细胞是一种未充分分化,尚不成熟的细胞,在一定条件下,它可以分化成多种功能细胞,具有再生各种组织器官和人体的潜在功能,被一些医疗美容机构宣称为具有“恢复青春”的作用。早在21世纪初期,包括“干细胞美容”在内的各类所谓干细胞治疗就曾盛极一时。

  为了规范国内干细胞治疗和临床研究,2012年,原卫生部与原国家食药监总局曾叫停中国大陆所有的干细胞治疗活动。2015年7月20日,原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原国家食药监总局颁布了《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首次以国家法规的形式规定了干细胞临床治疗的前期化标准,但所谓的“干细胞美容”并不在其中。

  记者调查发现,某些医疗美容机构通过“连环套”的形式,引诱消费者花费巨资前往境外接受“干细胞美容”服务,并在境内完成后续疗程,形成一条跨境“干细胞美容”产业链。

  北京消费者苏梅(应消费者要求,此为化名)是连锁生活美容美发机构永琪万柳店的VIP会员。2017年5月,苏梅在该店负责人陈某的推荐下,在北京爱尔丽医疗美容门诊部 (以下简称北京爱尔丽)办理了一张价格为99.8万元的美容卡。

  北京爱尔丽医疗美容门诊部成立于2011年,据称是台湾地区爱尔丽国际医疗集团的分支机构,收费不菲,一张美容卡动辄几十万元甚至是上百万元。据苏梅介绍,在北京爱尔丽工作人员的推荐下,她花费40万元做了一种叫“八爪”的美容微整形项目,并注射了所谓的“少女回春针”。工作人员告诉苏梅,此项目能紧致肌肤,恢复青春。

  但做完“八爪”后,苏梅发现不仅没有达到期望中的效果,反倒脸部肿痛、过敏严重,将近一个月都没有办法好好睡觉。工作人员表示这是正常现象,后来又告诉苏梅,可以去爱尔丽台湾总部进行检查。

  2017年8月,苏梅来到爱尔丽台湾总部。检查后,工作人员告诉苏梅,目前的反应是正常的,并向她推荐了一个价格39.8万元的“抗衰疗程”套餐来提升效果,包括血管镭射、少女回春针、海鸥针、排毒针等,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细胞疗程,又被称为“活体干细胞QQ私密靶向治疗”。据工作人员介绍,“活体干细胞QQ私密靶向治疗”是从自体提取细胞进行培育,十分安全,功效是恢复注射部位的青春活力,而赠送的“海鸥针”价格19.8万元,是一种从海鸥身上获得的提取物,也有增强活力、恢复青春的效果。

  苏梅介绍,在工作人员的游说下,她接受了这个套餐。她回忆:“在台湾时,爱尔丽的工作人员抽取了我的血液,说是要进行干细胞培育,第二天就进行了注射。由于整个疗程需要5次注射,在台湾做完一次后,他们告诉我可以在北京爱尔丽继续完成余下的疗程。”

  回到北京后,苏梅在北京爱尔丽医疗美容门诊部进行了3次“活体干细胞QQ私密靶向治疗”和“海鸥针”的注射,但她没有体会到所谓的“恢复青春”,反倒出现全身疼痛的症状。

  在一次进行“海鸥针”注射时,苏梅无意中看到注射用的针剂包装。查询资料后,苏梅发现这种针剂的真实名称是“健豪宁”,是一种重组人生长激素,主要用于儿童生长激素分泌不足所致生长障碍或者生长激素缺乏症成人患者,售价不过百余元。更严重的是,这种激素对她本身患有的一些疾病有刺激作用。

  “我线万元的海鸥针,竟然是百来块钱的人体激素。”苏梅十分震惊。她咨询了一位从事人体干细胞科研工作的医生。医生告诉她,国内没有批准任何人体干细胞美容项目,而在人体干细胞科研中,自体干细胞从提取到完成培育起码要7天以上时间,她在台湾做所谓“活体干细胞QQ私密靶向治疗”时,从提取干细胞到注射只间隔一个晚上,根本不可能完成干细胞的培育。

  2018年12月21日,记者随苏梅来到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天阶大厦的北京爱尔丽医疗美容门诊部,希望采访负责人。工作人员表示,所有负责人都不在,“具体什么时间回来说不好”。

  在苏梅一再要求下,北京爱尔丽的工作人员为其复印了病历,在“注射病历记录”中,治疗项目被标注为“法思丽填充面部”,注射部位被标注为“唇、印第安纹”,注射的物质全部是法思丽。

  苏梅向记者表示,她并未做过和法思丽相关的项目,病历也有部分是假的,相关页面没有她的签字。记者查询资料发现,所谓法思丽,是台湾科妍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研发并生成的一种注射用修饰透明质酸钠凝胶,也就是俗称的玻尿酸,被广泛用于美容行业。

  记者翻遍整部病历,没有任何与“干细胞”相关的词语、表述。在爱尔丽的“医学美容疗程订购单”中,也只出现了“活体细胞”的表述。记者现场向北京爱尔丽工作人员询问。工作人员只回答了一句“干细胞是不能做的,我们这里不会做”,随后拒绝回答任何问题。

  记者调查发现,我国对干细胞临床研究有十分严格的限制。根据原国家卫计委和原国家食药监总局颁布的《干细胞临床研究管理办法(试行)》第二条第二款的规定“干细胞临床研究指应用人自体或异体来源的干细胞经体外操作后输入(或植入)人体,用于疾病预防或治疗的临床研究”,第六条规定“机构不得向受试者收取干细胞临床研究相关费用,不得发布或变相发布干细胞临床研究广告”,第七条则对干细胞临床研究机构应当具备的条件作出了七项严格的规定,其中第一项条件就是“三级甲等医院,具有与所开展干细胞临床研究相应的诊疗科目”。

  记者查询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北京爱尔丽的注册名称为北京爱尔丽医疗美容门诊部有限公司,其性质为自然人独资的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为美容科医疗服务。

  虽然苏梅第一次做“活体干细胞QQ私密靶向治疗”是在台湾爱尔丽总部,但她回北京后在北京爱尔丽做了3次后续疗程。那么,北京爱尔丽是否具有开展干细胞临床研究资质?苏梅在北京所做的3次注射是不是干细胞治疗,为何在病历中变成了苏梅未做过,且在订购单上也没有记录的“法思丽注射”?她被注射的“海鸥针”到底是什么成分?

  《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多次拨打爱尔丽(国际)医学美容官网上的400电话希望进行核实,却一次都没有拨通。此后,记者又通过多种渠道试图联系到北京爱尔丽但均未成功。

  为了维护自身权益,苏梅曾向北京市朝阳区卫计委和朝阳区卫生监督所投诉,并举报北京爱尔丽违规开展医疗美容项目的问题。今年1月23日,《中国消费者报》记者在和朝阳区卫计委联系后,来到朝阳区卫生监督所进行采访。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此案正在调查当中,尚无结论,也无法核实。苏梅表示,她将向更多部门举报,为自己讨个说法。《中国消费者报》也将继续予以关注。

本文链接:http://enbir.com/haiou/5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