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包租婆开奖结果 > 翠鸟 >

“点翠” 就是拔翠鸟羽毛做首饰 早就不允许了他竟然还“敢”这么

归档日期:05-17       文本归类:翠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原标题:“点翠” 就是拔翠鸟羽毛做首饰 早就不允许了,他竟然还“敢”这么做?(图))

  去年,知名京剧演员刘桂娟晒天价点翠头面曾引发热议,用翠鸟背部亮丽的土耳其蓝羽毛仔细镶嵌制成的“点翠”首饰器物,如今已成奢侈品,甚至属于文物级别。昨日,扬子晚报记者在甘家大院看到,南京绒花非遗传承人赵树宪最近又玩出了“新花样”,把南京绒花做成了“点翠头面”。为了让绒花呈现出翠鸟羽毛的光泽度,赵树宪与徒弟需要经过近十道工序手工打造这些仿点翠饰品。

  旧时女子的钗环簪花,分为点翠、水钻和银泡三种,都是用真的翠羽、钻石和纯银制成,这些材质在灯光下流光溢彩、熠熠生辉。清末民初是点翠流行的巅峰时期,民间妇女无不以拥有点翠为荣,“压鬓钗横翠凤头”成为一时盛景。确实,点翠头面是过去女子用的最华美的饰品,象征着角色的身份和地位。在戏曲表演中,只有身份高贵的贵族妇女类角色才能佩戴点翠头面,比如《二进宫》中的李艳妃、《宇宙锋》里赵高的女儿赵艳容等。年轻活泼的青年女子则要使用水钻头面,如《游龙戏凤》中的李凤姐。而贫苦女子只能使用银泡头面,如《六月雪》中的窦娥等。

  正是因为人们对“点翠”的痴迷,导致翠鸟一度濒临灭绝,如今,翠鸟已是国家保护动物,其羽毛自然也就不允许进入生产制作市场。因此,现在人们多采用仿点翠工艺来重现那抹魅惑的蓝色。

  但由于目前流行的仿点翠工艺,在最终效果上都或多或少有遗憾,南京绒花非遗传承人赵树宪在前人基础上,首创出用南京绒花制作仿点翠饰品的工艺。有意思的是,“刺激”老赵研究“点翠”仿品,还是来自一位北京客户的订单,“当时就憋了一口气,怎么就做不成功呢?终于做出来了,还蛮有成就感的。”赵树宪说。

  过去一直认为,传统文化中,女子在传统佳节和婚庆喜事的时候,都会在发髻上佩戴绒花,现在使用绒花的人越来越少了,于是南京绒花逐渐式微,成为一门濒临失传的手艺。其实不然,老赵做的绒花不断与时尚接轨。比如跟知名设计师劳伦斯·许的合作,让绒花登上戛纳电影节,成为中国女星战袍的耀眼元素,也化为李玉刚演出中的巨型头饰。之前在米兰世博会南京周上,绒花又跟意大利手工制帽工艺结合在一起,引领潮流。

  昨日,扬子晚报记者在甘家大院看到,赵树宪把南京绒花做成了“点翠头面”。拥有翠鸟羽毛光泽度的珠凤、耳环、项圈等饰物,看来古典雅致,古风十足,确实与众不同,令到馆内参观的女观众十分心动。

  在他的工作室内,你会发现各种好玩的,各式各样的绒花绽放就不说了,戏剧头饰振翅欲飞,还有绒花做成的书法条幅,耳环、胸针之类最吸引女观众。不少市民流连驻足,欲订购的还真不少,还有人想现学DIY饰品。老赵笑着告诉女士们,他那里招全职学徒和传承人,但不收兼职。

  老赵手头有不少订单,“现在绒花有不少爱好者,用来搭配汉服,花钱购买绒花饰品挺不差钱。最近在展品柜角落里摆的两件仿翠饰品居然挺火,有不少人来订。做了几件还在外面做展览,并没有摆放在这里。”

  赵树宪透露,目前仿点翠饰品只做了一些小件,并没有做更为复杂的大件,主要还是因为成本太高,太费时费工。老赵介绍说,如果点翠首饰选用的金属胎不好,不用金或银,做出来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用低价位的金属胎,就体现不出高端。

  据了解,现在点翠头面物以稀为贵,动辄数十万,与此相比绒花“仿翠”便宜得多,老赵做的耳坠和簪子售价在数百元左右。

  为了赶活,赵树宪一边和记者聊天,手上还和两个徒弟一起做着绒花。绒花制作,需经染色、软化黄铜丝、勾条、打尖、传花等近十道工序。据赵树宪介绍,“仿翠”的工序并没有特殊之处,但难在对绒条的处理上。

  绒条是由煮熟的蚕丝制成,称为“熟绒”,要保证绒花的精细度,就必须先把绒条制作好,这道程序叫做“勾条”。赵树宪小心地把绒条的一端固定在架子上,然后用刷子仔细将绒条梳理整齐。刷与不刷的差异很大,刷过的绒毛就显得更有质感。他们要保证过渡色充满光泽,又具备羽毛般的肌理,“我整整研究了半个月才做了第一件东西,主要是过渡色很难做得柔和,不能有块面的感觉。

  “打尖”则是拿剪刀,一面旋转着绒条,一面把绒条的两端剪得尖细。根据构思成熟的造型决定将绒条剪成什么样子,这可是个考验手艺人基本功的最好方式。

  “再来,把剪好的绒条妥帖地装饰在金属胎上,也是个技术活儿。在这个过程中,废品率很高。”

  据了解,赵树宪制作一朵直径约十厘米的绒花,至少得花两三天,还不包括选购蚕丝等前期准备工作。

  据了解,仿点翠视频的材料,一般常见的有孔雀羽,但孔雀羽的防水性较差,遇湿气就会起翘脱落。于是工匠们逐渐用绸子染色制成的北派点绸头面取而代之。另一种是民国时期比较常见的蓝色进口粗纹纸,这种纸比较厚,也有一定的防水性,可作为替代品。然而纸张不易保存,这种工艺最终还是被淘汰。现代一般用染色鹅毛代替翠鸟毛进行点翠工艺的仿制,将鹅毛根据需要染成深浅不一的蓝。

  经过对比,就可以看出绒花的优势所在了。如果用鸽子毛做,不一定能做出绒花这种奇特的过渡色,绒花做漂亮了,看起来非常细腻,当然这对技术水准也要求很高。而且现在染色工艺比过去高多了,不会出现褪色的现象。

  “我现在只是试验性地做一些小件,但一些业内专家看过我这个,觉得很有价值,我还蛮受鼓舞的。但我现在手头的活儿就挺多,对‘仿翠’徒弟还没上手,而我轻易也不敢做大件,因为实在太费手工和眼力。”赵树宪表示。

本文链接:http://enbir.com/cuiniao/7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