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投搞

标签云

收藏小站

爱尚经典语录、名言、句子、散文、日志、唯美图片

当前位置:包租婆开奖结果 > 翠鸟 >

看不尽白鹭纷飞翠鸟缠绵

归档日期:05-13       文本归类:翠鸟      文章编辑:爱尚语录

  美国传教士戴鲍德敦(Jane Balderston Dye)女士上世纪前期在成都华西坝工作生活了30多年,也观察了30多年的鸟。她1926年在学术刊物发表《华西协合大学校园内20种常见鸟类》。

  当年华西坝在城外,校舍点缀于田野间,小溪穿流而过,更有茂林修竹,花团锦簇,可谓鸟儿的天堂,也是观鸟的好地方。

  如今的华西坝是城市的繁华地带,但保留了小渠、荷塘、茂林,还是鸟儿栖息的好地方,依然适宜观鸟。

  现在华西坝仍是成都市最佳观鸟地点之一。笔者在此工作和生活了30多年,也积累了一些观鸟的素材。下面选择12种戴鲍德敦当年也记录过的鸟,对比展示给大家。

  戴鲍德敦的记录:麻雀在校园内大量繁殖,10月间经常能观察到大量麻雀聚集在一起,非常嘈杂,但它们会突然一下变得安静,停顿一会儿又开始叽叽喳喳。麻雀是成都平原最常见的鸟类。

  笔者的观察:华西坝到处可见成群的麻雀。上世纪50年代后期,全国范围内声势浩大打麻雀。当年的学生回忆,他们也参加了围剿麻雀。同学们在室外每隔一定距离站一人,手拿脸盆,见麻雀飞来就使劲敲打,不让麻雀落脚。几经折腾麻雀飞不动了,掉在地上束手就擒。当年成都市“除四害运动简报(第五号)”报道:从1957年11月15日到12月12日,共捕获麻雀3602只。麻雀被消灭后,害虫没有天敌,粮食产量反而下降,这场轰轰烈烈的运动结束了。

  戴鲍德敦的记录:普通翠鸟是成都最常见的留鸟之一。1947年夏季的暴雨过后,一只翠鸟甚至飞到我家门前,它多半把地上的积水当作一条新发现的小河了。普通翠鸟捕鱼的行为非常有趣,它常飞到距水面3米左右的高度,快速扇动双翅在空中悬停,确定目标后直接扎入水中捕鱼。它得手后会飞到附近的枝上,左右摇晃衔在喙里的鱼使其不再挣扎,随后将鱼头朝下整个吞掉。翠鸟的洞巢常建在溪流或池塘边的土坡里。

  笔者的观察:2003年9月7日上午,笔者第一次在华西坝荷花池拍到翠鸟,之后每年都去拍摄,常年有一对翠鸟在此。一位教师说,上世纪80年代她常在荷花池畔看书,偶然抬头看见一只全身蓝色羽毛的小鸟站在莲蓬上,一眨眼工夫就变成金黄色了,当时感觉很奇怪,后来才知道翠鸟的腹背颜色不同,它背对人、面对人时,分别是蓝色、金黄色。

  华西坝的翠鸟常停留在荷花池边树上,觅食时发出清脆的叫声,很快飞到池里或站在花骨朵、莲蓬上,不时180度变动方向找鱼,一旦看准,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入水中,叼到鱼又飞回花骨朵或莲蓬上,再把鱼吞下肚。翠鸟捕鱼几乎次次成功,难怪它在中国有“鱼虎”、在澳大利亚有“捕鱼王”之称。

  开春,荷花池的翠鸟上演求爱大戏。2013年2月18日下午,荷花池满塘枯叶,一片宁静,偶尔有鸟声从远处传来。笔者与十多位“拍客”架起“长枪短炮”,想拍到翠鸟求爱的难得瞬间。两只翠鸟在荷花池里不时从这里飞到那里,拍客们耐心等待着。

  半个多小时后下起小雨,拍客纷纷离开。笔者用塑料袋罩着相机继续等,半个多小时又过去了,雨停了。雌翠鸟飞到枯荷叶的枝干上,过了几分钟,雌翠鸟叫了一声,说时迟那时快,雄翠鸟从荷花池边飞过来,准确地落在雌鸟背上,翅膀不停扇动以保持平衡……笔者立即连续按下快门,不到10秒,翠鸟交配的全过程被拍了下来。雌翠鸟已经飞到荷花池另一处,雄翠鸟从池里叼着一条小鱼飞来,把鱼喂给她,笔者及时拍下了恩爱的瞬间。

  2014年春季,笔者又在荷花池观察到翠鸟求爱。第一次,雄翠鸟先叫一声,一头扎进荷花池,叼着一条小鱼向雌鸟飞去,雌鸟接受了“定情物”,一口把小鱼吞进肚里。雌鸟刚把鱼吃完,雄鸟就飞到雌鸟背上,这对翠鸟交配成功,完成一年难得的一次繁衍后代的任务。另一天,一只雄鸟衔着小鱼飞到一只雌鸟面前,雌鸟却不领情,可怜的雄鸟不停拍打翅膀留在雌鸟面前喂她,坚持好几分钟后才怏怏离去。

  戴鲍德敦的记录:戴胜在3至4月间最为常见,5月和9月变得少见一些。有天清晨我在城墙上散步,一只戴胜不停在前面起落,像不请自来的保镖。

  笔者的观察:2006年5月3日上午,华西坝图书馆旁有三只戴胜一字排开,漫步草地。一头一尾是父母,它们不停在草地上捉虫子喂幼鸟。幼鸟不停叫着,鸟爸爸或妈妈叼着虫子后,就直接放进幼鸟嘴里。

  戴鲍德敦的记录:珠颈斑鸠在校园很常见,常常在我们屋脊上咕咕叫,它们在我们蔓藤覆盖的房檐下筑巢。夏天来临时,多数地方都常见到。

  笔者的观察:珠颈斑鸠体型与鸽子一般,不像鸽子成群飞,它们常在草地觅食,人很靠近才飞开。

  笔者的观察:第一次在荷花池看见并拍摄到池鹭是2003年。早年华西坝常见池鹭,随着城市和学校的规模不断扩大,坝上小溪断流,田地盖起大楼,池鹭不再来了。后来府南河治理工程取得成效,池鹭、白鹭等大型水鸟陆续迁移锦江,时不时有一两只池鹭飞到华西坝荷花池来觅食。

  2003年7月25日早晨7点过,笔者到荷花池拍荷花,忽然一只白色大鸟飞来,落在荷叶上。定眼一看,褐色纵纹。刚才看见的是白鸟,怎么现在成了褐色?当鸟再次飞起时,展开的两翅全为白色。该鸟不飞行时全身呈褐色,后来查阅观鸟手册才知道这是池鹭。

  这只池鹭捕鱼自有一套,它站在荷叶上缩着头,轻轻走到荷叶边,如果有鱼正好游来,池鹭立刻把头快速伸长,一头扎入水里把鱼叼起来。

  戴鲍德敦的记录:白鹭全年可见于成都平原较大的河流边,时常飞过校园。1947年夏季发洪水时,数以百计的白鹭出现在校园内。

  笔者的观察:在锦江边栖息的白鹭常常飞到华西坝荷花池觅食,它们与池鹭不同。白鹭成群飞来,池鹭单只活动;白鹭常于冬季池塘干枯时来觅食,池鹭偶尔夏季出现在荷花池。

  每次白鹭来觅食,都先停在荷花池旁的老建筑屋顶上,像一尊尊脊兽。要捕食时,瞬间就飞了下来。白鹭觅食非常有趣,在水见底的荷花池里边走边用脚在水里搅动,搅得小鱼乱窜,白鹭用长嘴向水中猛地一啄,小鱼就到嘴里,典型的“浑水摸鱼”。

  笔者的观察:2009年12月校园里飞来一只普通鵟,1个多月里常停留在钟楼的宝顶和百米外赫斐楼的塔楼上,那是华西坝最高的两栋老建筑。宝顶距离地面50多米,凭肉眼不易观察。笔者有三天架起相机拍摄,普通鵟在楼顶一待就是三四十分钟,头不时转动,观察地面。

  戴鲍德敦的记录:白颊噪鹛是我们住地最常见的鸟之一,喜欢待在竹林或我们住宅开阔地带的灌木丛里。白颊噪鹛似乎最喜欢待在篱笆里,频繁以一种特殊的跳跃方式从路这边的篱笆跳到另一侧的篱笆。黄昏,白颊噪鹛最晚停止鸣叫。与它的远亲“金画眉”对比,中国人叫白颊噪鹛“土画眉”,“金画眉”是最受人们欢迎的笼鸟。

  笔者的观察:现在白颊噪鹛也是华西坝最常见的鸟之一。2008年7月16日上午,笔者看见一只白颊噪鹛幼鸟待在一株低矮灌木上,有人经过也不飞走。这时一只成年白颊噪鹛叼着虫子飞来,它没有直接喂幼鸟,而是用虫子逗引幼鸟向高处的树枝飞去。看来母鸟在教孩子飞翔。

  另一天,一只白颊噪鹛幼鸟待在约一米高的灌木丛上,笔者想近距离观察时,一只成年白颊噪鹛飞过来喳喳狂叫。笔者离开后它也飞走了,让小鸟继续独自待在原处。看来它在训练幼鸟独立生活。

  戴鲍德敦的记录:一年四季,每一天都可以在校园看到喜鹊。虽然喜鹊非常常见,但很难在同一地方看到两只或三只喜鹊。然而到了秋季,它们就20多只聚集在屋顶或一棵树上。大约圣诞节时它们开始筑巢,5、6月份时小鸟出巢。一次,我们吃惊地看到一只乌鸦把一对喜鹊刚造好的巢扒成碎片,那对喜鹊只能无助地站在那里责骂。

  笔者的观察:2014年,两只喜鹊常在校园里一边鸣叫一边飞翔,看似在嬉戏玩耍,有时一只喜鹊在树梢鸣叫,另一只必定在不远处鸣叫。7月3日笔者路过老建筑懋德堂,听见喜鹊叫,发现一对喜鹊一前一后停在飞檐上。笔者还看见它们成双成对出现在宿舍区甚至喧闹的大学路上。

  戴鲍德敦的记录:红头长尾山雀在这里的常见鸟中是最小的,不足4英寸,而且有三分之一是尾巴,这圆乎乎的小家伙很短,总是结伴成群。它们大约2月底开始筑巢,雏鸟4月中旬出来。我们校园住房阳台的藤蔓里最易找到红头长尾山雀巢。

  笔者的观察:开春时节海棠盛开,成群的红头长尾山雀最喜欢飞到树上啄食花心。冬季红头长尾山雀总爱飞到住宅区,啄食人们挂在阳台上的腊肉,专挑肥肉下口,弄得大家哭笑不得,防不胜防。

  戴鲍德敦的记录:10月至次年4月,这种生活在山区的鸟类在成都偶见,常集群活动。

  笔者的观察:2011年11月20日下午4点过,荷花池边忽然有几对色彩斑斓的小鸟飞来,上身橄榄绿,下身橙黄色,双翅红黄色相间,小红嘴,这是被誉为爱情象征的红嘴相思鸟。它们停在荷叶茎的底端,然后埋头饮水。之后,相思鸟一只只从荷叶上飞下来扎进水里,然后又飞回荷叶,像落汤鸡。随后它们反复扎入池水又飞上来,原来是在洗澡。几对相思鸟在荷花池里嬉戏近一个小时,5点钟就飞走了。

  戴鲍德敦的记录:白头鹎是这里常见的常驻鸟,在春天任何一天,都可以看见大量的白头鹎。

  笔者的观察:白头鹎头顶有一撮白毛,不少人叫它白头翁,现在仍是华西坝的常驻鸟。笔者拍摄到一些白头翁,在电脑上放大后看到,一只嘴上衔有蜻蜓,一只叼着昆虫。

本文链接:http://enbir.com/cuiniao/736.html